扭曲的世界 水肿的黄斑——高血糖惹的祸

63岁的李大爷是个“资深”的糖尿病患者,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去公园和老伙伴们一起下下棋、聊聊天。这天,李大爷一大清早就走出了家门,赶去赴杨大爷的“约”,来一场五子棋拼杀赛。但这场棋赛不欢而散。

李大爷和杨大爷按时到了公园,撸起袖子想秀一把棋艺。但就在下定几颗棋子后,李大爷突然看着整个棋盘扭了起来,他怎么揉眼睛、调整姿势也不能把棋子放在正确的位置上,不是下在棋子上,就是放在格子里,把杨大爷气得够呛。

回家的路上,李大爷还是感觉眼睛模糊看不清,立马叫上老伴去医院看眼科。两个人挂号后跑上跑下,先做了视力测试,但李大爷却看不清视力表的一些部位。听从医生的建议,他做了眼底镜下散瞳检查,接着进行了眼底荧光血管造影(FFA)、光学相干断层成像(OCT)后发现,视网膜上黄斑区的毛细血管出现渗漏,血管渗出的液体和蛋白质聚积在了黄斑的周围。原来,李大爷得了糖尿病性黄斑水肿(DME)。

听完医生的诊断,李大爷垂着脑袋,小心翼翼地问医生:“没想过眼睛会得病,这是为啥呀?”

医生看到李大爷懊恼的样子,说:“大爷,这样跟您说吧,黄斑就是眼睛的“心脏”,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东西都是靠的它。它的周围有一群忙碌的微血管大军——视网膜的脉管系统,负责把氧气、营养“搬”过来。但他们最怕的敌人就是长期慢性高血糖。血糖长期处于高水平会让他们元气大伤,血管通透性增强,渗出一些积液(渗透液)留在黄斑周围,导致黄斑肿胀,甚至受损。您也就得了糖尿病性黄斑水肿。”

李大爷说:“我以前眼睛没啥问题啊,血糖控制得也不错。这病怎么就找上我了呢?”老伴在旁边说:“什么控制得不错!还是管不住嘴,血糖一直比较高。”

医生耐心地说:“大爷,这种病出现得早晚很不确定,有的人刚患上糖尿病就开始视力下降了,有的人十年后才有征兆。但它在早期不易察觉,一旦出现视物变形就要尽早诊治。您这发现得挺早的,很幸运。”

医生还告诉他,如果病情进入进展期,除了视物扭曲变形,还会造成严重的视力下降,比如视野的中心区域有暗点,也就是斑片状的视物模糊,难以清晰地看到细节,包括近距离和远距离的;对比敏感度会下降,看到的颜色都是“褪色”的;看物体的形状有所改变,有时比实际形状大,有时也会变小。

针对李大爷的情况,可能需要激光治疗、抗VEGF治疗或类固醇治疗。但李大爷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样跟您说吧,激光治疗可以延缓病情进一步进展,但无法恢复或提升视力,可能导致视网膜损伤等;抗VEGF治疗是将药物注射到眼睛玻璃体腔,比如阿柏西普,可以对抗并阻断被称为VEGF的新生血管内皮生长因子蛋白,从而减少血管渗漏,消退DME水肿,使病情不再发展,还能让部分患者重新恢复视觉功能。这种治疗需要初始5个月连续每月注射一次,然后每两个月进行检查并注射一次。类固醇治疗也是注射给药到眼睛玻璃体腔,通过减少血管炎症起效。”

一听到眼内注射,李大爷吓得够呛,说要回家考虑一下。但一考虑就是一个月,医生再见到李大爷的时候,他已经是离不开搀扶了。原来这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眼睛开始出现暗点,已经看不太清楚路了,害怕以后成为盲人,于是赶忙来找医生做治疗。

幸运的是,李大爷病情发现得够早,不然这一顿折腾怕是治疗起来会十分困难。过了一年,李大爷接受了局部抗VEGF注射后,视力慢慢有所恢复了,医生说:“眼底状况不错,继续保持!”悬在李大爷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这次复诊,李大爷特地带了小本子,要记下医生说的每一句话。没想到,医生给了他一张方格表,说是应对黄斑病变的“检查神器”——阿姆斯勒方格表,让李大爷每半个月检查一次。

自查时,把方格表放在视平线30厘米的距离处,光线要明亮及平均;用手(或眼罩)遮住一只眼,用另一只眼凝视方格表中心点,用余光去感受其他方格是否有变形或异常,比如变大、扭曲或变暗。如果发现异常,就需要及时就医。

除了自测,医生还让李大爷戒了烟酒,没事去公园打打太极拳、散散步,也利于黄斑的恢复。

复诊完,李大爷记得密密麻麻,心里也放松的许多。临出门时,医生又冲他喊了一声:“别忘了定期来医院复查啊!”“好嘞!”

如今,李大爷又回归了以前的生活,但更懂健康了,每天吃过早饭就出去溜达溜达。和老伙伴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给他们科普一下新知识——糖尿病性黄斑水肿,有时还拿着自测表让他们挨个测试,俨然成了“半个”眼科医生。▲(生命时报)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