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次手术终结27年肝内胆管结石之痛

  每周二的上午和周四下午,清华大学附属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外科董家鸿专家团队门诊内外都会充满患者,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这里,来自河南的老肖就是其中的一位。

  从1994年到2018年,老肖因为肝内胆管结石,反反复复接受手术7次,切除胆囊、取石、胆肠吻合、肝切除……在没有手术的日子里,他的生活就在杜冷丁、挂吊瓶、吃消炎药中熬着,否则就是疼痛、高烧、黄疸。2018年第7次手术后,老肖被拒诊了,他被辗转的各家医院推荐到董家鸿这里。

  “确实很复杂。还可以看。”从董家鸿的口中听到这句话,年过半百的一对夫妻都放声哭了出来,“这就有希望了。”

  1992年的时候老肖28岁,因为上腹部突发疼痛,到医院被诊断为胆囊结石,他接受了胆囊切除术,然而术后回到家的第7天,腹痛卷土重来,后到郑州复查为肝内胆管结石。第一次取石术,他看到了折磨他的“一块花生米大小的石头”,之后到2003年,老肖又历经2次取石手术、1次胆肠吻合术、1次肠粘连松解术,痛苦到此告一段落。2016年,老肖再次因为“老毛病”住院手术,切除部分左半肝,术后因为持续高烧进了重症监护室,后又在普通病房住院9个月才得以回家,“这一次手术,他就瘦了40斤。”妻子说。

  老肖从鬼门关闯了出来,但没有医院愿意再为他做手术了。

  结石,对于大众来说似乎是一个常见疾病,但肝内胆管结石却是一个业内棘手的疾病,病死率和致残率高。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治疗手段相对丰富起来,有肝门胆管成型加胆肠吻合术、肝切除术、肝移植术等。

  老肖肝内胆管结石,合并高位的胆管狭窄,高位意味着狭窄区位于肝脏深部;反复地复发造成了化脓性胆管炎、肝萎缩增生复合综合征;病症还有梗阻性黄疸,胆汁型肝硬化。经历前面的7次手术,腹腔广泛粘连、肝脏扭曲变形、肝门部的致密瘢痕增生,这些都为董家鸿的手术团队埋下重重隐患。

  为了选定治疗方案,董家鸿带领副主任医师曾建平、医师金烁,秉承精准肝胆外科的理念,采用定量化肝储备功能评估、预留肝体积精确测算、肝胆系统3D重建、虚拟肝切除等技术方法,结合长期和丰富的复杂肝胆管结石病诊治经验,最终确定了:左三肝联合全尾叶切除,右后叶段胆管整形,高位肝管空肠吻合手术。

  老肖是下午3点接进手术室的,直到第二天的8点才出来,去掉前后的准备、麻醉恢复时间,医护团队在手术台上奋战了15个小时,目标是中止老肖手术不停的命运。

  从广泛的粘连中分离显露肝脏、从致密的瘢痕中解剖肝脏脉管,切除脓肿、萎缩的病变肝脏,切除高位狭窄的胆管,然后进行吻合。步骤听上去简单,然而,仅仅在实施肝切除前的各项解剖显露准备工作,就耗费了6个多小时。切肝过程困难重重,医师需控制炎性肝脏的广泛出血;对切除平面进行反复确认;切除过程中仔细辨别纵横交错的脉管,同时兼顾剩余肝脏的功能保护,精细解剖以保护必须保留的血管,整个过程就像战士排雷一样谨慎细致地前行着,手术时间从午后一直到次日的清晨。

  术后,老肖这辈子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这一次他没有发烧,5天后就转入了普通病房,2019年4月2日,老肖出院前,他徘徊在肝胆外科的门诊外久久不去,“我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谢谢,就给董院长和曾大夫鞠一躬。”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