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制药两亿元打水漂 关联方掏空上市公司?

2019-08-11 11:08 中国经营网

   阎俏如,夏治斌

   在混改完成一周年之际,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北制药”)却雷声不断。

   由于踩雷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东北制药近期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中止。其后,公司副总经理因酒驾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更重要的是,深交所对东北制药2018年年报发出了问询函,而公司的回复仍疑点重重。

   问询函缘于东北制药2018年计提的2.16亿元坏账,多笔预付款、应收账款预计难以收回。其中,上海东汉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汉发展”)以1.57亿元占比最多。2017年年底,东北制药控股子公司上海益东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益东投资”)与供应商上海东汉发展签订一笔购销合同,益东投资随后便将1.59亿元货款全额预付给东汉发展。然而,收到货款后东汉发展经营却突然陷入困境,迟迟未向东北制药供货,更未将货款返还。

   《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梳理相关信息发现,东汉发展与东北制药控股子公司上海东药汉飞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药汉飞”)在工商登记信息上存在多处重合,包括地址、电话、邮箱等。而东药汉飞也是益东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

   7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东汉发展与东药汉飞的注册地发现,该位置已经成为社区活动中心,不见上述两家公司的影子。

   对此,记者致电、致函东北制药,工作人员称后续将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仍未获得对方回复。

   2.16亿坏账

   2018年,东北制药账面出现了2.59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其中2.16亿元坏账,3241.39万元存货跌价和1129.75万元商誉减值。

   在坏账中,占比最高的是对上海东汉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汉发展”)1.57亿元预付账款进行的100%计提,原因为对方自身经营情况较差,债权收回难度较大。

   为此,深交所接连发出关注函、监管函、问询函,直指其是否利用关联方掏空上市公司。

   东北制药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显示,2016年7月,东北制药与控股子公司东药汉飞出资设立上海益东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益东投资”)获上海自贸区工商局核发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实业投资、化工产品、五金交电等产品的销售等。

   益东投资成立当年,即与东汉发展发生贸易采购额1.84亿元,2017年又发生贸易采购额1.01亿元。考虑前两年的合作基础,双方在2018年扩大贸易规模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并在2017年底签订了1.59亿元的化工产品购销合同,益东投资将款项全额预付给东汉发展。

   东汉发展以相关资产提供反担保,担保物包括个人房产以及湖南汉晶瑞氨基酸有限公司股权,估值分别为 4000万元和3000万 元。

   然而,进入2018年,东汉发展的经营却突然陷入困境,一直未按合同供货,并因资金紧张,无法退换益东投资的预付款项。

   东北制药称,公司通过对东汉发展财务状况调研了解到,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东汉发展净资产2032.13万元,货币资金仅26.69万元,固定资产47.52万元,经认定其资产状况短期内无法履行还款计划及承诺。

   上述提供反担保的资产也难以行权。东北制药称,房产的抵押与双方债务系不同的民事法律关系,且抵押权人为益东投资派出代表的个人,对此担保行权存在不确定性;湖南汉晶瑞氨基酸有限公司则多次停产,资产存在被查封情形,无法通过司法拍卖处置质押股权。

   然而,通过对比东北制药历年年报与对问询函的回复,可以明显看出其前后矛盾。东北制药2016年和2017年年报均列示了前五大供应商名称,均未出现东汉发展的影子。2016年,东北制药向第一大供应商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1.23亿元,然而在其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子公司益东投资向东汉发展采购原材料金额达1.84亿元,远超第一大供应商。2017年,东北制药称从东汉发展采购原材料金额为1.01亿元,而当年第四大供应商向其销售金额为8227.57万元。

  老赖疑为关联方

   记者通过查阅相关资料发现,东汉发展与东北制药控股子公司东药汉飞在信息上存在高度重合。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东汉发展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B区343室,东药汉飞的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06室;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东汉发展与东药汉飞的通信地址均为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2111室,联系电话也相同,且邮箱也曾经相同。

   7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上述地址探访发现,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已经变成社区活动中心,刚刚装修结束,没有东汉发展和东药汉飞的痕迹。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2111室显示的公司名称为上海汉飞化学试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飞化学”),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股东为朱培红和苏凤岐,分别持股60%和40%,法定代表人为朱培红。而汉飞化学持有东药汉飞35%的股权,朱培红还是东药汉飞的法定代表人。

   事实上,东汉发展与东药汉飞在主要人员上也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东汉发展创办之初有3名股东,刘璠70%、苏迎春20%、孔庆骥10%,其中苏迎春还同时持有东药汉飞25%股权。2016年6月,苏迎春将东汉发展股权转让。此外,上述3人还与东药汉飞的股东、法定代表人共同成立过公司,包括东北制药的另一家供应商湖南天成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天成”)。湖南天成2015年年报显示,朱培红持有该公司50%的股份,苏迎春、刘璠各持有该公司6%的股份。2016年朱培红从湖南天成退出,苏迎春持股达到80%,成为实际控制人,刘璠仍持有6%的股份。2018年9月,苏迎春、刘璠将股份转让给陈理钦。2018年11月,陈理钦又勇当接盘侠,受让东汉发展100%的股权。

   巧合的是,2018年东北制药对湖南天成同样有616.83万元债务预计无法收回,100%计提坏账。

   那么对于化工类产品和原料药等货物,东北制药为何不直接向东汉发展采购,而是通过设立益东投资来采购?为此,深交所也对益东投资的经营模式提出质疑。然而,东北制药的回复再次与此前公告前后矛盾。

   在益东投资成立时,东北制药的投资公告显示,该公司成立目的是根据稳健投资的基本原则,开展相对低风险的投资业务。不过,益东投资取得营业执照当月,就将经营范围增加到包含化工产品、农产品的销售等领域。截至目前,益东投资仍未进行任何投资业务。

   在对深交所的回复中,东北制药称益东投资设立的目的是为公司采购、储备紧缺物资,以及开展贸易和大宗化工产品采购业务。东北制药未对益东投资是否变更经营模式作出解释。

  应收账款超20亿

   除了对东汉发展的预付账款计提了坏账,东北制药还分别对上海汉飞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飞生化”)和上海智多星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多星实业”)3304.80万元和914.02万元应收账款进行了100%坏账计提。计提原因同样为对方自身经营情况较差,债权收回难度较大。

   记者注意到,汉飞生化曾为东北制药关联方,曾持有东药汉飞35%股权,于2016年6月退出。此前,东北制药并未向汉飞生化销售过商品。解除关联关系后,东北制药向汉飞生化销售了3435.90万元商品,但截至2017年底,仅回款131.1万元,剩余应收账款于2018年底全部变成了坏账。

   事实上,在2019年4月30日之前,朱培红持有汉飞生化10%的股份。而其注册地址同样也在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A区097室。

   截至2018年末,东北制药应收账款余额为18.48亿元,较2017 年末增长了30.36%。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21.87亿元。

   应收账款不断升高,货币资金占总资产比例却在降低,造成的结果是,东北制药的资产质量不断下降。

   东北制药于2018年7月作为沈阳市唯一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引入辽宁方大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全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辽宁方大集团为东北制药控股股东。

   今年4月,东北制药交出了混改后的第一份成绩单,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双双上涨,分别达到74.67亿元和1.95亿元,同比增长31.54%和64.04%。

   不过,记者注意到,东北制药2018年扣非后净利润不升反降,为4216.95万元。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中,拆迁补偿款达1.32亿元,政府补助达5233.06万元。

   2019年第一季度,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上涨7.84%和10.13%的情况下,东北制药经营活动现金流却流出14.6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109.15%。

   资产端质量下降的同时,负债端压力却在上升。截至一季度末,东北制药尚背负短期借款28.58亿元,而此时账面货币资金仅13.82亿元,不足有息负债的一半。

   在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东北制药称已经对汉飞生化、东汉发展、智多星实业的应收账款启动诉讼程序进行清收,并分别采取了诉讼财产保全措施,不过截至其回复问询之时仍未有诉讼结果。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