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董事长涉刑案 葵花药业称系个人行为

2019-04-11 09:18 北京青年报 张蕊

  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

  昨日上午,一则“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的消息引爆网络。昨日下午,深交所向葵花药业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等信息在11日前回复并对外披露。而葵花药业有关人员回复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关彦斌是公司的前任董事长,去年末已辞职,案件系“股东的个人行为”。

  市值昨日蒸发近6亿元

  公司称“杀人”系股东个人行为

  受上述消息影响,葵花药业股价下跌,截至昨日下午收盘,葵花药业下跌5.27%,报18.17元,全天成交11.80亿元,市值蒸发近6亿元。

  当日下午,葵花药业有关人员回复北青报记者称,关彦斌是公司的前任董事长,2018年12月末已经辞职,现在也不在上市公司担任“董监高”,“这是股东的个人行为,公司不便对此做出评论。”

  关于此事对公司的影响,上述相关人员表示,公司也在关注相关情况,但具体事宜以及后续问题以公司公告为准。

  昨日晚间,葵花药业回复深交所问询函,公告中称公司已关注到相关媒体报道,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未涉及公司业务经营”。并称“公司经营管理有序有效,控制权稳定;一季度经营业绩保持增长,持续向好”。

  公告中,葵花药业还承诺,如果公司实控人发生变化,将如约履行披露义务。

  关彦斌仍为公司实际控股人

  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

  葵花药业总部位于哈尔滨,是一家大型民营医药企业。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葵花集团成立于2005年9月,注册资本5.84亿元,主要从事投资及投资管理、企业策划、医药技术开发等业务。2014年,葵花药业在深交所上市,目前关彦斌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1954年出生的关彦斌如今已经65岁了。从其履历中不难发现,在过去的65年中,关彦斌基本顺风顺水。1979年,时任五常县二轻局团委书记的关彦斌毅然辞职,担任一个濒临倒闭的二轻企业的小砖瓦厂厂长,从5000多元的集资款起步,将企业转产塑料产品,短短5年间,将企业发展壮大,在当地“一枝独秀”。

  1985年,他贷款从意大利引进了超宽幅吹膜机组,成为当时松花江地区第一个敢吃“洋螃蟹”的人。这一下子将企业发展成为当时五常县的支柱企业、黑龙江省塑料行业龙头企业,并于1989年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和国家定点农膜生产企业。1994年,关彦斌对五常塑料厂进行了股份制改造,成为黑龙江省原松花江地区第一个股份制企业老总。

  1998年,关彦斌率领塑料厂的48名股东,凑足1100万元,整体收购了停产9个月、资不抵债的原国有五常制药厂,并将其更名为葵花药业。

  经过20多年的发展,葵花药业已经跻身“中国医药商业百强”、“中国医药行业成长50强”,黑龙江省医药龙头企业。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关彦斌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大概就是“换帅”之时,彼时,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关彦斌因个人年龄的原因,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申请辞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

  2月1日,葵花药业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选举关玉秀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选举关一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并担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而关玉秀和关一均为关彦斌的女儿。

  按照媒体报道,关彦斌辞职后不到一个月,就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根据报道,关彦斌因与前妻发生纠纷,两人发生肢体冲突。扭打中,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殴打成植物人被警方控制,其前妻处于昏迷状态。

  公开资料显示,关彦斌的前妻叫张晓兰,历任葵花药业供应部经理、董事、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7年7月12日,葵花药业公告披露,公司实控人关彦斌、张晓兰夫妇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解除了婚姻关系。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关彦斌、张晓兰夫妇变更为关彦斌。

  根据有关资料,在当年五常药厂改制为葵花药业时,关彦斌的持股比例为59.85%,张晓兰的持股比例为0.76%,但两人离婚之时,关彦斌的财产却没有被瓜分,反而是张晓兰持有的葵花药业64.97万股股份、葵花集团76.01万股股份、金葵股份120.8万股股份全部给了关彦斌,如果按照当时的市值计算,离婚让关彦斌得到了约6300万元。

  深交所发关注函

  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昨日下午,深交所向葵花药业下发关注函,要求其就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发生变更,公司已采取和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问题进行核查并作出书面说明,并要求其说明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是否受到影响。

  关注函中,深交所还要求葵花药业说明相关当事人行使股东权利是否受限,包括但不限于投票表决权,公司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时的情形,是否违反相关规定等。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深交所不仅要求葵花药业在11日前回复并对外披露,抄报黑龙江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还提醒葵花药业要遵照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同日晚间,葵花药业发布公告披露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报告期内,净利润15382.40万元至16847.39万元,同比增长5%-15%。

  对于业绩增长的原因,葵花药业称,报告期内,公司产品销售收入在去年同期基数较高情况下稳步提升,保持良好增长态势,带动整体收入及净利润的增长。

  文/本报记者张蕊供图/视觉中国

责编:王志胜
分享:

推荐阅读